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电影《爱情公寓》风波不断引三大疑问 爱视影院 圣王吞噬坐标 完美国际更新包 中国梦之声排名 小说阅读王 怀柔黄花城水长城 信 写给十五岁的自己 祖安废墟上层 欢乐小品喜剧汇 今日养猪业 男子相亲36年仍未找到心仪对象 “红娘”称因要求太高

  来源:大河网   
    2019-11-10

    上演首日票房高评分低不少观影者称被欺骗

    点击进入下一页

      □记者 赵丽

      8月10日,电影版〖爱公寓〗新鲜出炉,票房与争论都像暑期天气一样热。一方面,票房预售破1.5亿元,想看人数破百万,首日票房超过3亿元,超出同日电影〖巨齿鲨〗与〖一出好戏〗票房总与。另一方面,电影口碑两极化,豆瓣评分2.6,呈现出热度与评论的割裂。

      〖爱公寓〗自上演前就争论不断,除了抄袭风波外,还有多年粉丝对电影从〖爱公寓〗变成了“盗墓公寓”的不满。不少观影后的消费者直言被电影宣传期间的一系列行为与语言所误导,甚至要求退票。那么,电影版〖爱公寓〗几乎全程盗墓,是否存在误导式营销?未来,对于电影宣传是否应有所掣肘,以保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质疑一

      若属IP融合创新为何隐瞒

      作为国内青春情景喜剧的里程碑,〖爱公寓〗是1990年前后出生的人共同的成长记忆,无论城市或者小镇,总有人能为“公寓”里那马卡龙粉的沙发会心一笑。这也是IP的魅力,它以场景、元素、故事,承载用户的情感。

      但这次电影版的上线,则选择类型融合、创新的方式,诠释全新的故事——这使〖爱公寓〗脱离了单纯“粉丝电影”的范畴,也由此引发讨论。

      “电影一开始是五分钟左右的〖盗墓笔记〗,一开始还怀疑自我走错影厅,反复与身边的人确认,才相信这就是〖爱公寓〗,而不是〖盗墓笔记〗续集。”作为电视剧〖爱公寓〗的忠实粉丝,特地在周末去观影的北京市民夏都如此吐槽,“片头演完,场景突转,原来是曾小贤的一个梦。回到了熟悉的公寓场景,画面又一转,六位主角一起去一个盛会。之后就是完全与电视剧版南辕北辙的盗墓内容,这与当初宣传的不一样啊”。

      对于电影版〖爱公寓〗中的盗墓情节,作为95后的北京市民刘波也曾经试图接受,他告诉记者,很多国外的知名动画,正片番剧与动画大电影之间就有明显的内容区隔,电影多以动画主角为标签来关联IP,但内容情节上又走创新路线,如〖蜡笔小新〗系列电影等,这能有效激活核心粉丝以及给予大家粉丝更低的观影门槛。

      “电影版〖爱公寓〗可能是想走出这样一条新的道路。除〖爱公寓〗IP外,影片融入另一国民级IP〖盗墓笔记〗,打破熟悉的情景,加入探险模式。”刘波说。

      这也成为争论的根源。有人理解此举是为吸引用户注意力,有人认为这是消费粉丝情感的行为——毕竟有的粉丝更愿意面对熟悉的场景,也有人认为这个创新颇为有趣,脑洞够大。

      面对质疑,导演韦正通过微博解释,希望在内容里加入“大动静、画面、想象力、世界观”。从中也能窥见主创团队的逻辑——在源于IP的同时,又能高于IP,给予观众不同的内容感受,搞点大事情。

      “但问题是,在宣传的时候为何不说清楚?为何只是单方面宣传电视剧版〖爱公寓〗的延续?作为〖爱公寓〗的粉丝,我最终还是接受不了这种隐瞒。”刘波说。

      作为十年的粉丝,夏都说,上演之前,电影〖爱公寓〗一改注重宣传的习惯,显得格外神秘,“我特意搜集了一下,相关材料总数仅仅四条,远低于其他电影”。

      “内容简介非常模糊,没有提到任何有效信息。海报上也只打出了‘原班人马,十年重聚’的情怀口号。官方宣传中没有提及有关盗墓的任何情节。”夏都特别向记者提示这样一个细节,〖爱公寓〗电影版的各位主创其实在之前没有丝毫透露过影片会偏离主线,都跑去盗墓。甚至在十周年纪念发布会上,编剧汪远还表达了这么一层意思,他当时的原话是:“这次花了非常长的时间,这次的故事没有离开主线内容,大家最关心的角色、CP间的关系也有进一步发展”。

      质疑二

      消费者是否只能成“待宰羔羊”

      在采访中,不少受访的消费者都称,进了影院后就感觉自我被骗了,脑子里第一时间想的是“我要退票”。

      对此,受访的业内人士给出的答复则是——观影感受差不能作为退票的理由,“你买的是〖爱公寓〗电影的票,看的也是〖爱公寓〗,这是不能退票的”。据了解,豆瓣、微博上看过电影的网友纷纷留下差评与骂声,这也影响了电影后来的上座率,甚至有些影院作出了紧急关闭线上退票功能的确定。

      在北京从事影视宣发的工作人员杨丽(化名)说:“主要是因为观众的观影感受其实没法说清楚,没人规定〖爱公寓〗就一定是要在公寓里拍或者是一个固定的样子,根本就没有一个标准。” 

      曾为华纳兄弟等知名影视企业提供法律服务、与影视圈杂志共建有圈内律事专栏的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菲律师对〖法制日报〗记者说,观众购票观影购买的是观影服务,相对方是影院,不是片方。消费者为生活消费需要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受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规范调整。此外,电影是片方的产品,片方的宣传行为不当然与影院关联,“片方与观众间不必然因购票观影行为建立起受消法规范的法律关系”。

      王菲进一步分析说,电影宣传与电影票预售过程中,为保障消费者的知情权,影院与片方需要对有关信息进行披露,使观影者对电影的基本情况有一定的了解,影院会在主要演员、内容提要、上演日期等内容基础上增加本院的场次安排等基本信息进行真实的披露与宣传。

      “但是这种披露要到什么程度,才算完整的披露,片方与影院分别承担何种程度的披露义务视为完成披露义务,并无明确的法律规定。”王菲说,近期确实看到有观众发表该影片以〖爱公寓〗之名,行穿越盗墓之实等评论,“但参考日常影片宣传、观影惯例来看,电影版〖爱公寓〗宣传海报与其他电影的披露程度并无足以区分的实质不同。基于这一情形,我们判断消费者以知情权寻求影院承担法律责任的主张很难实现,更无法进一步追究影片方的责任”。

      “观众是为电影宣传的内容买票,但是谁又能为观众的观影感受与实际体验买单呢?难道我们只能是任人宰割的羔羊?”夏都无奈地对记者说。

      “我们认为消费者维权成立的难度较大,但不是说不可以发起维权。假如有消费者认为被骗,可以尝试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向影片方主张惩罚性赔偿。另外,消费者假如认为自我被骗,受到欺诈,还可以向消费者协会进行投诉与举报。”王菲说,此外,经营者的虚假宣传与欺诈行为还可能招致行政责任,根据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十条的规定,经营者若涉嫌对其商品作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或者通过组织虚假买卖等方式帮助其他经营者进行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的,都有相应的处罚,“因此,认为自我被骗的消费者,还可向广电总局、市场监管总局等监督检查部门进行举报与投诉”。

      质疑三

      是否属于“误导式营销”

      那么,另外的问题来了。为了得到一个好成绩的票房,片方与影视公司在电影上演前的宣传期是否真的存在消费者质疑的“误导式营销”之说?

      某影视公司从事电影宣发工作的工作人员李女士向记者透露,电影上演前的宣传内容由片方与影视公司共同确定,“假如这部电影是我们公司投资出品的话,我们也是甲方,我们自我做,我们自我宣传;假如这部电影只是把宣传这部分拿给我们做,我们会出一套方案,拿给片方看,他们通过了,我们才会执行”。

      除了确定宣传方案,李女士说,片方还确定电影宣传的侧重点与卖点,“假如片方觉得想要突出哪个点或者回避哪个点,会提前跟我们说,我们再按照他们的方案走流程”。

      不过,即使片方在确定电影宣传方案时,会为了电影的好业绩来突出卖点。但是很多消费者仍认为,电影〖爱公寓〗在宣传内容与上演内容上都存在对消费者隐瞒部分事实的倾向。

      对此,王菲向记者分析说,“误导式营销”对应的最接近的法律概念可能是虚假宣传。我国的反不正当竞争法、广告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多部法律法规均对虚假宣传进行了规制,要求经营者以及其他商品或服务的提供者,不得以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宣传方式误导相关公众。

      “电影〖爱公寓〗的宣传中,片方有意强化电视剧版〖爱公寓〗主线,不公开故事中加入了盗墓题材元素,是否构成引人误解的虚假宣传?这一问题应当考虑包括是否发布了虚假信息、是否存在恶意隐瞒重要事实的情形、不当行为是否足以使观众作出错误的意思表示以及是否存在社会危害性四大问题。”王菲说,对照宣发信息与电影内容,可以看到片方宣传发布的电影名称、前情提要、主创团队、故事线索与电影实际相符,但片方确实隐瞒了盗墓元素,“这种隐瞒是否影响观众作出观影确定是因人而异的,不能将其判断为足以使观众作出错误的意思表示,而社会危害性显然更难成立。基于以上分析,基于目前的司法现状,我们认为不足以认定片方虚假宣传”。

      王菲向记者介绍说,近年来电影行业迅速发展,但是与其发展相配套的监管制度及法律体系很难事无具细均作调整。出于盈利性的要求,也就导致目前电影宣传、发行及营销方面存在一定的乱象,“但是我们也应当看到有关偷票房、水军刷分等行为,根据情节不同,是有对应法律规范的,行为人可能承担民事、行政甚至刑事责任。随着产业发展的需求,行政监管与法律规范会更加完整全面”。

      此外,有人提出,电影版〖爱公寓〗可能是披着剧版外衣的盗墓片,这种做法在游戏行业就叫做“换皮”。对于影视作品的宣传,王菲说,我国目前有多部法律、法规、规章进行规制,但是法律法规作为普遍适用的文件,必然不可能穷尽所有细节,“随着我国电影行业近几年的快速发展,包括宣传在内的很多环节问题逐渐暴露出来,亟待解决。在法律规范逐步完善的过程中,我们认为积极共建法则推升自治与监督会更有益于行业健康发展”。

      制图/李晓军  

    爱视影院 圣王吞噬坐标 完美国际更新包 中国梦之声排行 小说阅读王 怀柔黄花城水长城 信 写给十五年的自我 祖安废墟上层 欢乐小品喜剧汇 今日养猪业

      男子相亲36年引热议 “红娘”称因要求太高

      “京城男红娘”为别人牵线47年 通过婚介所相亲更多的是女性

    src=http://imglife.gmw.cn/attachement/jpg/site2/20180326/f44d3075897a1c2284092a.jpg

      “京城第一男红娘”的相片墙

      近日一段“北京男子相亲故事”在网上热传故事中的男子从29年相亲到65年仍未能找到对象。北京青年报记者从做了47年婚介的老人朱芳处获悉这名男子确实存在其未能找到对象的主要原因是始终不肯降低择偶标准。朱芳介绍自我给人介绍对象已经有47年了其间遇到过各种男男女女。他总结说来求相亲的女性往往比男性条件好但来的男性数量比女性要少很多。

      男子相亲36年引热议

      近日一段“北京一男子从29年相亲到65年还没找到对象”的故事在网上流传。故事中介绍该男子前后经人介绍与很多女孩子相过亲但因为不肯降条件始终没能找到心仪的女朋友。

      海淀区“朱芳婚介所”的朱芳告诉北青报记者确实有这么一个人。“这个人姓赵从上世纪80年代初我就帮他寻摸着那年他才29年一直到现在也没找到合适的今年(他)都65年了。”朱芳说。

      朱芳告诉北青报记者赵先生一直没能找到心仪的对象问题还是出在他提的要求上“一方面他要求高要漂亮的还要比他年纪小;另一方面他的要求还有点天真希望女方会写诗这要求太细了。”而随着年纪的不断增大赵先生的要求却没怎么降低择偶的难度自然是越来越大最后也没能找到他理想中的女性“30年的时候找不着60年更不好找了最后自我也放弃了。”

      实际上这样的故事并非孤例。朱芳今年已经74年了从27年开始就帮人牵线搭桥介绍相亲。据他说他在47年间撮合了超过1600对男女。

      在朱芳看来同样一心想找漂亮姑娘的小张(化名)就相对比较明智“他从25年一直相到33年我给他介绍了150多个姑娘最后都挑花眼了。”最终33年的小张终于放下了自我25年时的执念选择了一位“看着顺眼”的姑娘喜结连理。

      相亲者档案有近百本

      朱芳在海淀区常青园北里小区经营着一家以自我名字命名的婚介所。说是婚介所实际上只是把女儿按揭买的一所80平方米的两居室的客厅布置了一下墙上简单地贴着用毛笔在红纸上题写的“朱芳婚介”就算是招牌了。

      比起这个简陋的招牌满墙男男女女的相片似乎更能配得上朱芳“京城第一男红娘”的名号。朱芳告诉北青报记者这些相片有数百张大部分都是相亲者的相片“不少人来我这找对象都会带着相片一张贴自我的资料上一张贴在墙上。”

      客厅靠墙放着一个老式的带桌子的书柜两层书柜上满满当当地码着近百本档案夹在这些档案夹里收纳着每位相亲者的资料。在他看来确定一个人能不能在他这顺利觅得另一半的关键其实在于资料中的“要求”这一栏。比如前述的赵先生就是因为“要求”始终不肯降至今没能相亲成功。

      女性月入3万只写1万

      朱芳告诉北青报记者不少来相亲的女性学历都是硕士与博士但是男性大部分都是本科与大专二者很难匹配上。

      高学历、高个子藏不住为了增加自我相亲的成功率不少姑娘开始在朱芳的档案上“瞒报”收入“有的姑娘月入3万但是在资料上只写1万。”朱芳说起来有点哭笑不得但是即使是这样他手头的资料里月入过万的男性也只占很少的比例。

      然而虽然“硬件”条件的平均水平上女性远高于男性但是来找朱芳介绍对象的仍然是女性更多“我这儿的年轻人资料里女孩有61本男孩只有27本一半都不到。”而就是这两天来找朱芳介绍对象的有将近40个女孩男孩却只有4个。

      “2000年以前来我这儿的大部分都是自我过来的之后自我来的越来越少。现在大部分都是父母过来替孩子相亲了。”朱芳有些遗憾地表示其实本人亲自过来相亲的效果更好父母与子女之间往往在择偶标准上达不成一致。

      文/本报记者 李卓雅

    www.hlznvp.cn http://www.hlznvp.cn
分享:

  • 是谁造就了网络骗子
    是谁造就了网络骗子
  • 台湾5700吨非食用油失联 流向有待追查
    台湾5700吨非食用油失联 流向有待追查
  • 快播起诉深圳市监局庭审结束 法院将择日宣判
    快播起诉深圳市监局庭审结束 法院将择日宣判
  • 巴萨再输弱旅被球迷吐槽:差不多支离破碎了
    巴萨再输弱旅被球迷吐槽:差不多支离破碎了